紅蓮符靈

目前主食盾冬、超蝙,寫文新手

【杰佣】追,逃

*ooc

*文笔不好

*对角色没有很熟

*如有雷同请告知,会立马删


密码机吵杂的声响搅得奈布有些头疼,但一起修机多多少少能加速点破译速度,心跳突然紊乱,使得正一起修机的园丁和佣兵手下皆是一顿,两人心下慌乱了起来。

律师已经被淘汰,求生者剩下园丁佣兵和空军三人,密码机还有两台,眼下的情况真的非常、非常不妙。

“专心破译,我去拖住监管者!”奈布顶着越发剧烈的心跳,迎向这场游戏的监管者——开膛手杰克。


“喂!混蛋,来追我啊!”奈布大喊道。杰克将目光锁定在窜出的佣兵身上,奈布毫不畏惧,且不掩嘲讽的对杰克吐了吐舌头。

这还真是⋯⋯胆大包天的小佣兵。想起几次裘克和班恩气急败坏的样子,杰克在面具下勾起嘴角,隐身向奈布追去。


就让我看看,你有什么能耐吧。


奈布成功引起杰克的注意,他在红光快接近自己前,用钢铁冲刺闪向一旁,杰克落下的爪子挥空了,奈布撒开腿就跑。这佣兵还真有两下子,杰克活动下自己的手腕,不过你能每次都躲过我的爪刃吗?

吸引火力的奈布,一步步远离艾玛的所在之地,并不定时的砸个板、翻个墙,快被追上时便使用护肘拉开距离。

佣兵牵制着杰克,或者说,杰克愿意追逐佣兵,不论如何,艾玛成功破译了密码机。

还剩一台机器,希望能为艾玛和玛尔塔多拖一点时间,护肘的能源不多,必须谨慎利用。


奈布萨贝达——已牵制监管者60秒


盼望的警报声响起,杰克终于一技蓄力刀挠在奈布的背上,奈布挨下这次攻击,忍者痛楚踉跄着继续奔逃,他一连发了三个“快走!”讯息,只要艾玛和玛尔塔逃脱成功,这场游戏至少可以平局。


该死,旧伤在隐隐作痛,奈布无暇顾及喘息间溜出的呻吟。


快点!

护肘最后的能量已经消耗殆尽,奈布使用一旁的墙及树木作为掩护,尽可能多牵制监管者一会儿。

快点!

体力快不够用了,好几次奈布差点软倒在地,但他依旧咬牙撑起自己,狼狈的前进。

再快点!

被疼痛与疲累侵蚀的佣兵没算计好动向,一拐弯,杰克修长纤细的身影出现在眼前。

追逐也该画下句点了,杰克举起闪着银光的爪刃⋯⋯


碰!空军携带的信号弹,扰乱了杰克的行动。


“奈布!来这里,艾玛在门口等我们。”

奈布向玛尔塔的方向跑去,果然发现在门口焦急盼望的艾玛,幸好他所在位置离艾玛打开的大门距离并不远,回过神的杰克已经来不及追向奈布。

三人不敢停留,一齐出了大门。

在离开前,奈布回望一眼,在门口目送他们离开的杰克。


杰克稍稍依靠在一旁的围墙上,拿起别在腰间的玫瑰手杖,欣赏着上头的两朵玫瑰,等待被传送回庄园。

“奈布,奈布萨贝达⋯⋯”杰克咀嚼着佣兵的名字片刻,勾起一抹微笑。


“下次再见,小佣兵。”  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杰克:这佣兵的呻吟,该死的甜美(误)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         TBC

一个短篇,从星期日写到今天。

感谢我妹提供的脑洞

我:帮我想个杰佣脑洞!

我妹:啥?

然后我妹的脑洞就如大浪一般将我淹没(==)

【丑蝙/超蝙】小段子

※一定OOC
※写得很粗糙
※就是小丑和大超内心的OS小段子
※小丑,不用黑化…超人,只是万分之一的黑化

-------------------

丑蝙:
我亲爱的Batsy~好久没见到你了~想我吗?呵哈哈哈!
要送你什么礼物呢?炸弹?火灾?口香糖?游乐园?还是几个无关紧要的笑话?果然还是笑气最得我心!这次会看到你的笑容吗?哈哈,真期待~

呼吸器!蝙蝠侠总是有方案B对吧!你总带给我惊喜呢…
哦…顺带一提,你咬呼吸器的样子,很危险哦,想让人扯下你的面罩、扒开蝙蝠装、玩弄你、羞辱你,你会做出什么反应呢?蓄满水气的目光?毫无作用的挣扎?别傻了~那令人兴奋呢!

世界每天都有疯狂的事发生,为何不找些乐子呢?
和你在一起的每时每刻都是热血沸腾的不是吗~你没感受到吗,我们互相纠缠,你是不可能把我剔除的,桀桀桀~

Come on~Play with me~Ha!Ha!Ha!

-------------------


超蝙:
布鲁斯,你总是这么谨慎呢,就连担任联盟顾问也是为了要监视我的一举一动,没关系哦。
你能一直用你那双令人迷醉在其中的双眼注意我就太好了…

有谁能像我一样了解你?
喔,阿尔弗雷德可以,毕竟他养育你这么多年了,但我们的灵魂如此契合,好比绿叶与红花、阳光之于阴影。

你不知道吧,你的嘴唇、脸庞、皮肤、心跳、喘息、肌肉、你的全部…我多想把它们锁起来,不给任何人窥探,谁说超人就不能有点小心思呢?

就算你不清楚自己多有魅力也没关系,我会保护你,用克拉克还是卡尔的方式…

你来选择吧!布鲁斯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
无意义(想甜起来的)小番外:

"承认吧!蝙蝠,我才是你的头号敌人!我们互相造就了对方,即使你有多厌恶我也一样!"被手铐铐住的小丑用尖锐的嗓音呐喊。
"你忘了超人。"蝙蝠侠纠正。
"什么?!那个大都会的蓝红黄三原色?!Batsy你忘了我们这么多年来相爱相杀的情分了吗?"小丑露出可怜兮兮的无辜表情"难道你不爱我吗?"
"如果你肯乖乖待在阿卡姆的话,我能考虑一下。"

在不远处听见他们谈话的超人黑着脸,眼里闪着红光,冤魂似的朝这边飘过来,而背对他的蝙蝠侠完全没注意到。

小丑则对着超人发出警告"蝙蝠你怎么天真单蠢到信任那个图谋不轨的氪星人!我不会让超人拐走你的!等等…难道超人对你做了什么?!超人我告诉你!蝙蝠是我们哥谭的!是我…唔!"超人一个手刀劈晕了小丑,把他丢进了囚车内。

超人回头笑得一脸阳光灿烂的对蝙蝠侠说道"布…B,玛莎烤了些苹果派,要吃吗?"

"……笑得像个傻子"蝙蝠侠转身就走,留下心碎了满地、无辜得像小狗般泪眼汪汪的克拉克。
"但是…"蝙蝠侠停下脚步,微微回头,用若即若离的嗓音道"或许哥谭宝贝愿意接受星球日报的私下采访,谁知道呢?"

拉奥啊…B刚刚笑了吗?!这是犯规!超人捧着自己的小心脏这样想着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突然在上课时想起新蝙蝠侠里咬着呼吸器的老爷>////<
果然还是比较喜欢乐高里的小丑。

【超蝙】极短篇-世界崩裂的刹那

※依旧OOC
※是刀,角色死亡有
※极短篇
※没什么剧情

------------------

好累....
暖和的舒适感包围着他,懒洋洋的提不起劲,眼皮沉得仿佛举起了整个世界,感觉像在母亲的羊水一样安心。
闭上眼,就不用顾虑任何事了吧?
"......不准...睡.....Bruce......"
谁在叫我?嗓音缥缈的带着不真切感,在附近吗?想说什么?
涣散的目光聚焦在视线上方,虽然朦朦胧胧的,但还是辨认的出来是那个氪星来的童子军。
温热的液体低落在脸颊上,滑落,眼泪?为什么你的表情那么悲伤?那种痛失所有的神情,不适合你啊…
超人,或者说克拉克,收紧了手臂,把布鲁斯环抱在了怀里,口中喃喃着布鲁斯听不清的语句。
"不要哭啊…爱哭鬼…"布鲁斯发现他连抬手替克拉克擦去眼泪的力气都没有。
"…不要…走…我需要你…求你了…留下…"克拉克哭得更凶了,布鲁斯感觉得到克拉克的颤抖,哽咽得话都说不好了。
他只好安慰道"好了…没事了,我很好,不要哭了,以后我绝对会嘲笑你的…"出口的话语细若柔丝,但超人的超级听力捕捉到了。
骗人......真的没事血怎么会止不住,克拉克徒劳的按着过大的伤口,血液依旧争先恐后的渗出,体温提得再高,怀中的温度依旧随着鲜血流失,无所畏惧的超人害怕了。
蝙蝠侠拥有人类极致的体能、各种想得到想不到的高科技产品、善于策划谋略的高智商,和那道坚毅的背影待太久,超人都忘了,蝙蝠侠也是人类,脆弱的人类。
蝙蝠侠总是小心翼翼,不容许一丝偏差,因为他知道,机会不是每次都有,一次的大意可能造成更多的伤亡。
但这次,大家都疏忽了。
超人能拯救整个地球,却保护不了身旁的挚爱。
"我们回家…布鲁斯…我们回家……"不理会队友哀伤的眼神,超人用披风裹住蝙蝠侠,带着他飞离了战场。
超人带着蝙蝠侠来到哥谭,超人飘在平常蝙蝠侠呆着的滴水兽上方,面对着皎洁的月亮,就像以前他们一起观赏哥谭夜景一样。
超人屏蔽掉地球上吵杂的声响,他专注在眼前人的心跳上,连着布鲁斯的温度、面容、声音,深深的一笔一画刻在心上。
扑通、扑通…扑通…扑通……扑通……………

在蝙蝠洞的阿福看着发出警报的生命探测仪,垂下头,掩饰老年人泛红的双眼。

那一夜,超人的悲鸣传遍了整个哥谭。

------------------
这个是我在睡前突然冒出的脑洞(算常见的死亡梗吧?)(逃…)

[超短篇]之前姥爷生贺的[You are not alone]后续

*大写的OOC

*感觉没很甜的小甜饼

*超短篇,之前老爷生贺的后续(也太久远了吧)

 

 

 

我才不想参加派对!我才不怀念阿福的小甜饼!如果不是刚好路过我才不会来!

杰森捧着一盘小甜饼愤恨的咬了一口,慢悠悠的晃到蝙蝠洞里,和楼上一群超英待在一起让他浑身不对劲。

在巨大的蝙蝠电脑前杰森意外的发现,他以前的罗宾制服很明显的展示在一旁。

鲜艳的制服,让他不受控的想起曾经可谓是多彩多姿的生活--------他的童年。

在哥谭这肮脏腐败的城市,仿佛不会有蓝天白云的照耀,每个人在意的,不外乎是如何生存,以及如何生活的比别人更华贵。

为了生活,杰森很早就学会不择手段,就连看到蝙蝠车,他也不感到惊恐,只思考着这能为他带来多少饱餐的机会,因此,因为他的大胆,他遇到哥谭最黑暗的传说。

他不再为生存烦心,他成为哥谭首富的养子,他一起和蝙蝠侠打击犯罪,他有了一个『家』。

自此,黑暗成为光明,他曾痛恨至极的城市在他视野中如钻石闪着微光,他开始摸索所有他感兴趣的事物,他尊敬崇拜着他的父亲,他甚至对未来有了憧憬。

..........之后的事,谁能料到呢?

杰森陷入沉默。

 

隐藏电梯在启动,有人下楼了。

杰森一个闪身,依靠在蝙蝠电脑旁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。

"……杰森?"下楼的是布鲁斯,他瞥了一眼杰森,把钢骨送的一些小道具收到工作台"小甜饼不要吃太多,阿福准备了很丰盛的餐点。 "

"……我已经不是孩子了!"杰森把小甜饼收到自己身后,反驳道。

"……"杰森果然讨厌我(虽然看不出来但有点伤心)。

"……"是我的错觉吗?为什么有种淡淡的忧伤.....=_=

"……"

"啧,拿去,送你的。"

杰森随手抛了个东西过去,是一个可以两只手捧着的Q版蝙蝠侠。

布鲁斯意外的看向杰森,杰森撇过头不与他对视。

"在伪装出任务时夹娃娃刚好夹到的,反正用不到,如果你不想要直接丢掉好了!"杰森希望他的耳朵没有红起来,其实那只娃娃花了他三个小时才夹到的,但他怎么会说出口。

布鲁斯走近的脚步声让杰森有点忐忑。

一只落在头顶的手直接让他风中凌乱、脑袋打结、主机过载、化成石柱(((゚д゚)))

"谢谢……"轻飘飘的道谢令杰森也感到飘飘然,他心中的小人混乱着,连布鲁斯离开也没能反应过来。

 

 

再再后来:

杰森失魂落魄的上楼,一屁股坐在迪克的旁边。

"怎么啦?小翅膀,失恋了?"迪克调笑道。

杰森忽而跃起,一把抓住迪克的肩膀使劲摇晃。

"老蝙蝠前段时间不是有进到什么鬼幻境里!他有没有接受检查!他是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对劲!你确定他还是原来的他吗!回答我!格雷森!"

"等等……别激动……晕……" (✘Д✘๑)

 

END

 

 

其实我已经写完了,只是懒得打字(⁰▿⁰)

身为国三生果然一开学,学校就砸了一堆卷子下来,忙啊,然后我有一个闺蜜Avien(目前正怂恿她办个乐乎帐号)跟我要了我写在纸上那篇you are not alone的第一幕,看完后跃跃欲试的提出想画画看的要求,于是这篇短漫就此诞生,她说她第一次画短漫画这么认真,我感动的痛哭流涕啊,这可不是她的本命cp,接下来她表示:
※她是超蝙圈外人
※没看过小少爷的长相
※短漫新手
--------------------
(后续什么的我尽力,什么时候生出来就不一定了orz....(不知道可不可以打这个tag,如果不行会立刻改

[超蝙]you are not alone(下)蝙蝠侠生贺

※ooc严重

※文笔差

※漫画动画不完全,有JLA和红头罩之下的剧情

※第一次在超蝙tag发文,如果写的滥,太过ooc,有抄袭嫌疑,会立即删文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

 

正联的各位处在束手无策的状态。

 

逐星女丧气说道"我们已经把能试的办法都试过了,一点用也没有。"

 

"一定会没事的,对吧?那可是蝙蝠侠啊!永远有方案B的蝙蝠侠啊。"闪电侠巴里打气着,虽然看得出来他的担忧,他也希望联盟有乐观的想法。

 

超人看着蝙蝠侠在昏迷中紧皱的眉头,他听到布鲁斯突然加速的心跳声,扑通扑通很是急促,蝙蝠侠的胸口剧烈起伏,不稳定的呼吸着,超人再次透视蝙蝠侠身体细小的变化,幸好今天蝙蝠侠的制服不含铅。

 

"心率、血压和肾上腺素在上升,血液中的葡萄糖也在增加。"

 

这可不是个好消息,其他人面面相觑,在他人的眼里看到一样的忧心,刚刚讨论的一堆办法根本没有用处。

 

巴里焦急的用神速力翻看心理学的书本,但对昏迷中的人一点帮助也没有,康斯坦丁和扎塔娜轮流试着所有想的到的咒语,解咒的或清醒的,依旧没有任何改变,其他人的专业也一样排不上用场。

 

沙赞使用了解到的所罗门智慧,告诉大家,恐惧幻区从亘古时期就存在了,幻区不断吸收恐惧为能量,如此强大的能量下,魔法或其他物理方法会被抵消,全都没效用,这个消息无遗更雪上加霜。

 

超人握住蝙蝠侠在手套下的左手,像这样就能传给蝙蝠侠勇气似的。

 

"B,听得到我说的吗?不管你遇到什么,我...还有联盟们都支持你,是你将我们聚在一起,在你的带领下我们一次次保护了我们喜爱的地球,我们知道,只要跟随你的计划就能化险为夷。"

 

他紧张的说,眼里的急切让他看起来不像坚毅神勇的超人,他现在只是一个不知如何是好的小镇男孩克拉克。

 

"拉奥啊…求求你,B,回来,我们需要你,我需要你。"

 

在一旁的黛安娜叹了口气,也开口述说"......蝙蝠侠,你总是能在黑暗里带来光明,即使你是个普通人,却彷若比我们更无所不能,我们都很敬重你,所以快点醒来啊…"

 

接着是绿灯侠"你这么久都还没醒是想告诉我们你也会恐惧吗?難道人人惧怕的黑暗骑士是个胆小鬼。"巴里给了绿灯侠一个不赞同的眼神。

 

闪电侠"B,你说只要我赛跑跑赢超人,你就让我无限量吃阿福的小甜饼的,所以你要醒来看比赛啊,不然我向谁讨吃到饱的小甜饼?"

 

海王显然不太适应真心告白"呃......蝙蝠,听说你喜欢吃龙虾,刚好最近海底龙虾繁殖过剩,你要吃多少我抓给你。"

 

金色先锋加入谈话"嘿,你不在谁来训斥在工作时偷懒的我,你都没发现我的秘密呢。"那张照片还被金色先锋好好的保存着呢。

 

还有蓝甲虫、逐星女、钢骨、火星猎人、沙赞、塑料人……所有成员都说过一轮了,蝙蝠侠还是一点苏醒的迹象都没有。

 

"No......Come on, Bruce,pleace......"超人低声呢喃,没有人注意到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"布鲁斯。"

 

杰森? 不会错的那个声音,在烈火里出现的人,是他的儿子,杰森。

 

杰森没有带着红色的头罩,虽然他微笑着,眼神却冰冷刺骨。

 

"我相信过你,布鲁斯!"烈焰退去,杰森来到蝙蝠侠面前,恶狠狠的说道"我相信你不会让我被哪个人渣伤害!"但蝙蝠侠来不及阻止杰森的死亡。

 

杰森拔出腰侧的手枪指着蝙蝠侠,蝙蝠侠沉默的站在原地。

 

"你知道在计时器倒数的时候我脑中闪过的,最后念头是什么吗?"

 

"是你!我想起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,掺了蜜糖般的回忆,我突然感到愤怒,小丑夺走了你!让我在死前都没能看你一眼!"

 

无可替代的回忆,那段日子多美好,现实就多残忍,当初蝙蝠侠抱着杰森伤痕累累的尸体时,怒火焚心的他也不是没有复仇的念头。

 

但他突然想起躺在血泊中的父母,如果自己真的做了,那他和杀了父母的犯人有什么不同。

 

"你没有杀了小丑!即使他杀了那么多的人,即使他杀了我,杀个人有这么困难吗?即使是为我。"他的语气夹杂些微的哀伤,蝙蝠侠升起一股不忍心。

 

"我就是个替代品,你根本没有爱过我!"

 

"我没有!"蝙蝠侠低沈的反驳道,他也很懊恼"我当然.....爱你,我很抱歉,真的..."是他的愚蠢和粗心大意,才导致这件事发生,如果可以……

 

"杀了他。"杰森把枪支抛给蝙蝠侠,拿出另外一把,抵着自己的太阳穴。

 

"杀了他,或者,杀了我。"

 

蝙蝠侠沉默着,看着杰森和一旁痴痴笑着的小丑,没有动作。

 

杰森恼怒的吼道"你必须选择!现在!!"假如人的眼睛也可以射出热视线,蝙蝠侠肯定被烧成一具焦尸。

 

蝙蝠侠举起手枪,在愤怒的杰森和小丑的注视下,手腕一翻,朝自己开了一枪。

 

熟悉的黑暗包裹住他,在黑暗中总令布鲁斯感到安心。

 

他不能杀人,做了就不能回头了,但是如果可以,他愿意代替杰森死去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离蝙蝠侠最近的超人注意到蝙蝠侠的呼叫器在闪烁,这种时候会呼叫蝙蝠侠的,也只剩辛苦将布鲁斯拉拔大的阿尔弗雷德了。

 

克拉克犹豫的拿起呼叫器,以眼神询问周围的队友们,在神奇女侠的示意接起呼叫器。

 

阿福的声音与罗宾们的争吵声透过呼叫器传来"韦恩老爷,希望您没有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,少爷们都已经抵达庄园,请问您是达庄园,请问您是否会在少爷们真正大打出手前归来?"

 

"抱歉"克拉克对阿福怀有一丝愧疚,毕竟他没有保护好布鲁斯。

 

阿福有些意外"超人先生,蝙蝠侠还好吗?"

 

"可能......不太好"

 

超人的语气满含懊悔,阿福安慰道"放心,超人先生,我不怪你,蝙蝠侠也不会。"

 

"阿福,我是超人。有没有什么办法,如果B他一直昏迷下去的话......"

 

"不用着急超人先生,相信老爷吧,他的罗宾们还在家等他。"

 

阿福思考了一下,说道"唱生日快乐歌吧,今天是老爷的生日,他很久不过生日了,今年还是在我和少爷们的死缠烂打下才答应一起过节。"

 

"B今天生日?!"生日?今天是布鲁斯的生日?克拉克很是震惊,其他队友悄悄,他们像在旁边什么小声谈论,计划着什么。

 

杰森好似抢过呼叫器,一边阻止罗宾们的争抢一边吼道"老头!年纪大了解决事情的速度变慢了?还是你压根忘了这件事?啧,混蛋迪基鸟放手!"

 

超人在杰森开口时便把呼叫器安在蝙蝠侠的耳旁,让蝙蝠侠能听到他们的叫喊。

 

达米安在一旁咒骂"....该死的,grayson!"

 

"嘿!听的到吗?等等...…很危险达米安,可恶小翅膀!提姆帮忙一下.....B,我是夜翼,如果需要帮忙可以叫我,我们都在家里等你….喂!你们等….."争吵声持续着。

 

克拉克忽然安心了,只要大家都在,任何事情都可以解决,他在蝙蝠侠旁,哼唱着熟悉的生日快乐歌。

 

只要正义联盟齐心协力,有什么事不能做到的?

 

周围的队友们相视一笑,轻快愉悦的生日快乐歌充斥在房间里。

 

渐渐,不知为何,蝙蝠侠的心跳和呼吸逐渐缓和,血液中的激素含量也趋于正常。

 

超人露出大大的笑脸"生日快乐,B。"

 

蝙蝠侠的白色护目镜颤动几下,接着,紧闭的双眼缓缓张开。

 

 

END

疯狂赶文,还是有点来不及......总之,祝老爷生日快乐!!ε٩(๑> ₃ <)۶з


[超蝙]you are not alone(上)蝙蝠侠生贺

※ooc严重

※文笔差

※漫画动画不完全,有JLA和红头罩之下的剧情

※第一次在超蝙tag发文,如果写的滥,太过ooc,有抄袭嫌疑,会立即删文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 

言语无法形容的悲恸,在心上搅出血肉模糊的伤口,这个伤口会溃烂、腐败,却不会结痂、愈合。

 

不知所措、无能为力、惊吓、恐惧、焦灼……黑暗的情绪堆积在胸口,胀的连呼吸的空间都不够,布鲁斯肯定自己一定十分憔悴,他的身体无法抑制的轻颤,酸胀的眼睛或许布满血丝,可能眨一下眼就有水滴跟着流下。

 

但他不想也不敢哭,似乎这样就能拒绝显而易见的事实,即使布鲁斯清楚,这只是懦弱的自欺欺人。

 

看着终于到来的阿尔弗雷德,布鲁斯发现他从来没如此不安恐惧过,他攒紧自己的手,看着阿尔弗雷德朝坐在凳子上的自己走来。

 

不要过来!阿尔弗雷德!(他没说出来,他怕他一开口哽在喉间的悲鸣会脱口而出,刹都刹不住)

 

阿尔弗雷德半蹲在布鲁斯面前,用慈爱又难过的眼神注视他"少爷……我很遗憾……"

 

不!停下!不要说!够了!(阿尔弗雷德的眼神令他难受,布鲁斯陷入慌乱,他快忍受不住即将喷涌的情绪…)

 

"虽然我不能像老爷和夫人一样……"阿尔弗雷德的眼神坚定。

 

够了!求你了…不要说出口…

 

"我发誓!我,阿尔弗雷德会一直陪在您身边。"

 

眼前再次闪过被鲜血染红的犯罪巷,父母缓慢流失的体温,即使不断叫喊,躺在地上的身躯也不再温柔的回应。

 

现实的白纸一戳即破,积蓄已久的泪水像母亲那断线的珍珠,啪的砸了下来。

 

他第一次,也是唯一的一次,哭的撕心裂肺。

 

阿尔弗雷德心疼的抱着失控痛哭的布鲁斯,安抚被情绪风暴席卷,内心伤痕累累的他,却一点办法也没有,年仅八岁的孩子目前最需要的人,已经不在了。

 

"我宁愿失去所有!只要父亲和母亲回来!!"布鲁斯嘶声哭吼着,那是他童年逝去的一天。

 

他知道,他再也见不到父亲母亲了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".....布鲁斯?.....布鲁斯!....怎么办....."大都会的明日之子喃喃自语,暴躁的徘徊在瞭望塔的病床旁,语气急切,病床上躺着昏迷着的蝙蝠侠"扎塔娜,真的没办法吗?难道B永远都醒不过来了吗?"现在离事发时间过了三小时,已经傍晚了。

 

"对不起,超人,我和康斯坦丁能把蝙蝠侠从恐惧幻区拉出来已经是极限了,恐惧幻区会影响进到里面的生物,他们会被困在幻象里,恐惧会成倍的被放大,然后吸收他们的精神力和生命力,导致死亡。"

 

扎塔娜回忆所有学过的魔法,却没有一种能帮助现在的蝙蝠侠,无法解救队友让她生出一点点的自责,神奇女侠拍了拍扎塔娜的肩膀,意示这不是她的错,扎塔娜回了一抹担忧的微笑。

 

"昏迷的时间不定,最短一小时最长三天,也有清醒却精神崩溃的案例,全看个人的意志力,我们只能冀望蝙蝠侠能撑过去了……"

 

在周围三三两两的正联成员无不露出忧愁的面容,回想刚刚的战斗。

 

又是外星人的侵略,外星人打算用魔法召出在恐惧幻区内的绝望灵魂,一旦灵魂倾巢而出,当地球上的人类被恐惧影响而大乱,外星人统治这颗蓝色星球就更容易了。

 

恐惧幻区故名思议是一个充满恐惧的空间,里面充满绝望疯狂的灵魂,一旦生物进入恐惧幻区,就会被恐惧幻象影响,在昏迷中,被放大无数倍的恐惧折磨,吸收其精神力及生命力,直至死亡,并成为恐惧灵魂的其中一员。

 

但这骚动引来了正义联盟的注意,正义联盟少见的集体出动,康斯坦丁和扎塔娜合力想关闭出现连接恐惧幻区的异次原通道,其余成员分两部分,一部分疏散民众,一部分对抗来临的外星人大军,当民众大致上疏散完毕,再来辅助一起对战外星人们。

 

大家都知道这次战役有多艰难,好不容易康斯坦丁和扎塔娜将通道缩到一般门扉的大小,即将彻底关上恐惧幻区的通道,战斗的成员们,也驱逐了大部分的敌人。

 

意外横生,其中一个魔力算强大的外星人,不甘心的打算拼个鱼死网破,不顾自身会被消耗完毕的魔力,胡乱的发射魔法攻击,众人赶紧闪躲杂乱的攻击。

 

眼看那个外星人疯了一样,要燃烧自身生命力来发动攻击,超人抢先发出热视线,在热视线击中外星人时,那个外星人刚好也射出一道魔法,却因为热视线,手一偏,在外星人的哀号中,不偏不倚的命中反应不及的蝙蝠侠。

 

大家眼睁睁看着突发事件发生,没人可以阻止,闪电侠反应最快速,神速力一发动就往蝙蝠侠身边跑去。

 

在碰到蝙蝠侠的前一瞬间,蝙蝠侠的身躯一闪,飞离出去,突然的扑空,让闪电侠失去平衡栽倒在地上。

 

"蝙蝠侠!!"神奇女侠大吼一声,真言套索一挥套住了蝙蝠侠的腰部。

 

蝙蝠侠被一股强大的引力拉往恐惧幻区的通道,他堪堪扒住通道的上缘,他的下半身已经在幻区内了,他感觉冰冷的灵魂集体在拉扯他,宛如恶魔要将人类拖往地狱,力量过于强大,即使他死命挣扎,神奇女侠也紧紧握住套索,蝙蝠侠依旧一点点的被通道吞噬。

 

康斯坦丁咒骂了一声"我来撑住通道!扎塔娜用魔法把蝙蝠拉出来!"康斯坦丁吟了一个咒,从吃力的表情和冒出的汗来看,他能支撑的时间不久。

 

扎塔娜手腕一翻,嘴里不断念叨什么,魔法棒发出亮光,其他成员也尽可能的扯着真言套索,发挥一己之力。

 

超人急忡忡的飞到通道前,想伸手拉住蝙蝠侠的手臂时,蝙蝠侠的脑中突然一阵顿痛。

 

"你想留住什么?小蝙蝠...嘻嘻"

 

小丑尖锐的声音在脑海中出现,蝙蝠侠知道这只是幻觉,身体的力气却越来越薄弱。

 

"你什么都保护不了!还记得你的好友哈维丹特吗?!因为你的失职,他成为双面人!哈哈~杰森呢?!我在折磨他的时候!在炸弹即将引爆的时候!在他最需要你的时候!....你,又在哪啊~"

 

"明明你有那么多机会,只要一个动作,喀嚓!阿卡姆的罪犯们就不能继续犯罪了,而你!纵容了他们!任他们在哥谭作威作福!以你的仁慈,以无辜民众的性命为赌注!"

 

"放弃吧~小蝙蝠,世界需要你的同伴,那些光辉亮丽的英雄,而不是一个待在腐臭黑暗的偏执控制狂!嘻嘻....世界不需要你,蝙蝠侠~"

 

超人震惊的看着蝙蝠侠昏过去的瞬间,蝙蝠侠坠入恐惧幻区的每一秒在超人的注视下,以慢动作播放着。

 

脱力放松的肌肉,缓缓闭上的失神双眼,伸出去的手差一点点,就差一点点,蝙蝠侠却完全被通道吞没。

 

"不!!!!"

 

超人一把抓住被拖进一大截的真言套索,以超级力量拖拽着,扎塔娜加强咒语的力度,魔法棒放出更耀眼的光,康斯坦丁以强大的魔力控制不稳定的通道,不让它继续缩小。

 

众人合力与引力抗衡着,扎塔娜的魔法将扒着蝙蝠侠的灵魂们驱逐开来,套索才一吋吋的被往外拉,终于,蝙蝠侠的头、手、身躯开始一部分一部分的露了出来。

 

"我要撑不住了!!"康斯坦丁嘶声道。

 

"正义联盟!!"来自亚马逊的女战士开始发号施令"一!二!三!拉!"

 

正好在恐惧幻区的通道消失的前一瞬,蝙蝠侠被拽出幻区,幸好来得即时,蝙蝠侠没被突然关闭的通道撕裂成两半,正联的各位则因为惯性纷纷惨摔在地上。

 

而超人在倒地的瞬间张手,正好将蝙蝠侠护在怀中,他在隐秘的心中害怕着,这短暂的失而复得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"小蝙蝠~看看我,记得他们吗~"

 

张狂的小丑摊开双手,意示自己身后,蝙蝠侠的目光越过他,咬牙注视他身后的男男女女,他们无一不浑身浴血,明显的致命伤彰显在各处。

 

他们痛苦嚎叫,空洞凄凉的声音四面八方的传来。

 

『什么不救我?我父母的哀求你有听到不是吗?那群警察做不到的事,我父母把希望寄在你身上,你是怎么辜负他们的!』

 

 

『救我!我不想死!我的妻子,我承诺过她要一起看着我们的孩子长大的!她怀孕不满四个月,我不能现在离开她!』

 

『我的弟弟和妹妹在你面前死去,你只要来早一点就可以救他们了!他们到死前都叫着你的名字!当时你在哪里?!』

 

一句句的指责不外乎,你在哪里?救我!既然做不到,就不要给我们希望!你没有保护我们!我还不能死,我还有亲人......

 

愤恨的魔音声讨着蝙蝠侠的过错,他捂紧耳朵,噪音音量也丝毫不减。

 

"闭嘴...."我当然知道,失去至亲的感觉,对,他愚蠢又粗心大意,多少人因他而家破人亡,一个不称职的哥谭守护者,他还记得每次案发现场死者家属的哭喊,孩子们黯淡无光的眼神。

 

他记得,那位心脏破裂的男人,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支柱,那位被恣意玩弄陈尸在巷子里的女孩,年龄还不到14岁,那位老爷爷拼死,只想拖时间让心爱的孙子逃跑,这位、那位,还有那位……还有多少无辜被剥夺人生的人!

 

"嘿...可怜的小蝙蝠,你不能逃避它,它是事实,它一直都在~"小丑悄无声息的出现在背后,他抓住蝙蝠侠的双手拉开,在蝙蝠侠的耳边低语。

 

下个瞬间,蝙蝠侠的面罩被狠狠扯下。

 

蝙蝠侠侧身肘击,小丑轻巧的避开,布鲁斯戴上头罩他也没任何作为,远离了蝙蝠侠的攻击范围,小丑饶有兴致的看戏。

 

质疑嘲讽的声音很快传来。

 

『布鲁斯韦恩?布鲁斯韦恩是蝙蝠侠?』

 

『一个有钱富二代,怎么可能理解我们的痛苦!』

 

『我知道了,你根本就不在乎对吧!你成为蝙蝠侠,以暴制暴来抑止犯罪,只是想体验施暴的快感对吧!因为他们是犯人,你想怎么伤害他们都可以。』

 

『人命又算什么,告诉我,打断别人骨头的声音是不是特别清脆?人类的哀号求饶是不是令你兴奋?』

 

不是,不是这样的!我没有!

 

人们的猜测与讽刺一句句冒出,杂乱的混在一起,布鲁斯连反驳的机会都没有,仿佛他们愤怒与怨恨化为大浪,一下下冲刷在布鲁斯的心尖上,他束手无策。

 

即使蝙蝠侠露出的面容依旧冰冷,他确知,心底翻腾的情感,他为人们的猜疑感到……失落。

 

人们不再信任蝙蝠侠,他给不了人民安全感,他所做的一切全是没意义。

 

当他不再是蝙蝠侠,当坚持的目标成为笑话,当存在的价值灰飞烟灭时。

 

他找不到自己了。

 

蝙蝠侠想起,戈登警长问过自己的问题。

 

为什么成为蝙蝠侠?为了哥谭不再有孤儿。

 

……多么讽刺,他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

蝙蝠侠面前的男男女女转眼间被烈火吞噬,只留下消失在空间里的悲鸣。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莱瑟 宴会 短文一发完

17年入坑新手瑟迷,原著未看过,ooc文笔不好慎入,因翻译问题此处Thranduil就先用瑟兰督伊表示,求轻喷QQ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 

设定:已交往,既然交往了那精灵们都知道了喔,一样魔戒向,世界和平,叶子早就回绿林了,瑟爹禅让位子给叶子,幽暗密林改名为大绿林,既然都过了这么久了就让莱戈拉斯长得和瑟兰督伊一样高好了。

 

 

 

在绿林中生活的西尔凡精灵们活泼热情,每年的春夏秋冬每个季节各有一次庆典,用来答谢不同季节所给予的大自然的馈赠。

 

 

 

“ada,春之庆典要开始了,请问您准备好了吗?”莱戈拉斯站在敲了敲门,轻声问道,不一会儿紧闭的房门缓缓开起,一道冷清慵懒的嗓音在化妆台前响起。

 

“莱戈拉斯,现任的精灵王,为何是你前来催促?加里安呢?"

 

"我先命他去处理其他庆典事物,而我..."

 

莱戈拉斯渡步进入室内,关上房门,果不其然看见瑟兰督伊正在化妆台前背对自己,莱戈拉斯拿起放置在一旁的梳子,小心翼翼地整理瑟兰督伊柔顺的淡金色长发,即使它一丝不乱。

 

"我想见您。"

 

瑟兰督伊抬眼从镜子窥视莱戈拉斯,只见莱戈拉斯专注在手头的工作上,好似手上捧的是什么稀世珍宝。

 

"我们不是每天都在见面吗?"瑟兰督伊调侃着,嘴角小幅度的弯起。

 

莱戈拉斯放下梳子执起一束金发,在金发上印上一个吻,看着瑟兰督伊,眼里的柔情蜜意都快满溢出来了。

 

"维拉在上,谁叫我的皇后今夜打扮的比天上的星辰都还要艳丽。"

 

莱戈拉斯取来一顶白宝石点缀的秘银王冠为瑟兰督伊戴上,虽说在春天瑟兰督伊的皇冠是由鲜花编成的,但为了与繁星相呼应,莱戈拉斯选了这顶王冠,而瑟兰督伊也没有拒绝的意思。

 

于是莱戈拉斯得寸进尺的吻上瑟兰督伊的双唇,舔舐轻咬着,就在他想要加深这个吻时,瑟兰督伊推开他的胸膛站起身,向外走去。

 

"走吧!宴会要迟到了。"

 

 

 

生性活泼的西尔凡精灵们已经在草地上开始小小的玩乐了,就在加里安思考着要不要去催促现任与前任精灵王时,莱戈拉斯与瑟兰督伊才姗姗来迟。

 

莱戈拉斯与瑟兰督伊踏着月色前来,他们身上都穿着银色的礼服,区别在莱戈拉斯的衣服下摆长不过膝,手中拿着代表权力象征的权杖,瑟兰督伊则身着华丽长袍,月光洒在两精灵上,更为他们看起来更为神圣, 。

 

玩乐中的精灵们都停了下来,怀着敬畏的目光,让出了一条路,路的尽头是两座并肩的临时王座,精灵王父子缓步走向王座,脚步优雅而从容,空气中一时之间只剩下火柴的劈啪声,上了阶梯两精灵拿起一旁放置在桌上斟满美酒的酒杯,转身俯瞰底下的西尔凡精灵们,王座是全场的制高点,能轻易环顾整个宴会。

 

"维拉在上,感谢自然使我们能对抗寒冬,不必感受饥饿.酷寒,而安都因河的冰层消融,枯草开出鲜花,翠鸟开始歌唱,我能感受到维丽中百花女神威娜的力量在回归,春天已然来到,期望在这个春天我们能受到维拉们的祝福,使欢乐充满绿林,感谢维拉,让我们继续欢呼唱跳畅饮食用美酒佳肴!"

 

精灵王莱戈拉斯说完一长串的祷词,与瑟兰督伊将手中的美酒一饮而尽,精灵们爆出欢呼,宴会正式开始。

 

莱戈拉斯与瑟兰督伊坐在王座上,一边喝酒一边谈天,精灵们欢声载舞的将宴会渲染得十分热闹,树木随夜风摇曳,木灵们窃窃私语分享这份欢喜。

 

"ada春天总带来大地的新生,这个季节是如此美好。"

 

"不只呢,在这个春天,存在着更多美好。"瑟兰督伊含笑的看着渐渐前来的精灵。

 

精灵们簇拥着一对精灵夫妻来到王座前,那对夫妻笑得非常幸福,喔~那是什么?在女精灵的臂弯中躺着一位熟睡的精灵宝宝,精灵拥有长生,对种族的延续并没有太大的执着,宝宝的诞生实在是个天大的惊喜。

 

莱戈拉斯与瑟兰督伊交换一个微笑,走下台阶,女精灵欣喜地朝现任与前任精灵王说道。

 

"王!大人!感谢维啦!使这个小家伙出生在这个春天,我们恳请您为这个小生命赐与祝福。"

 

莱戈拉斯和瑟兰督伊笑着看眼前白白胖胖的小婴儿,在莱戈拉斯出声前瑟兰督伊先打断他的话。

 

"让我来吧。"

 

莱戈拉斯笑了笑退到一旁,给瑟兰督伊让了个位子。

 

瑟兰督伊用修长的手指逗弄着小婴儿,宝宝在睡梦中被吵醒,没有哭闹反倒兴致高昂的玩弄瑟兰督伊的手指,瑟兰督伊张开薄唇,低沉的嗓音传出,吟唱着古老的祝福赞歌,会场安静了下来,醇厚的歌声使大家都安静聆听着,莱戈拉斯恍了恍神,在歌声中分神回忆着,以前父亲是否为自己唱过歌。

 

当歌声停止,莱戈拉斯与其他精灵们才回神,继续狂欢,而那对精灵夫妻也连连道着谢离场了。

 

"ada您的歌声对我来说就如海妖般,吸引着我前往布满礁石的危险海域。"

 

"我就把这句话当成赞美了。"

 

"这自然是赞美。"

 

莱戈拉斯眼角余光撇见了几对翩翩起舞的情侣.夫妻们,于是他向瑟兰督伊伸出手单膝下跪。

 

"我的挚爱,不知我是否有这个荣幸能邀您一起共舞。"

 

瑟兰督伊淡淡的看着他,就在莱戈拉斯紧张的以为瑟兰督伊不会答应时,瑟兰督伊将手覆在莱戈拉斯的手上。

 

"你就这么笃定我会跳女步?"

 

"试试不就知道了。"

 

莱戈拉斯轻吻瑟兰督伊的手背,起身拉着瑟兰督伊前往跳舞的场地。

 

两精灵就在众目睽睽下跳着舞,绿林的舞步托西尔凡精灵的福较其他地方来的轻快,莱戈拉斯与瑟兰督伊将舞跳得既轻快又优雅,就像在花丛中互相追逐的两只彩蝶。

 

舞曲终了,莱戈拉斯依旧环抱着瑟兰督伊的腰身,深情地望着瑟兰督伊的眼睛。

 

"瑟兰督伊,你就是我的春天,我的皇后。"

 

莱戈拉斯亲吻着瑟兰督伊,瑟兰督伊也回吻着,在精灵的目光下,在草地上,在星空下,美丽的如同一幅画,未来也会如此。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END